Go to body

文化观光

HOME 文化观光 民间传说及故事 皮盘岭与车龄

皮盘岭与车龄

皮盘岭与车龄

Introduce sultural sightseeing of Boeun.

从清州经怀仁前来报恩的国道里,即清原郡与报恩郡交界处有叫做‘血爬岭’的高岭,又在怀仁面与水汗面交界处有‘车岭’。关于这两座岭,就传下来有关 梧里大監 的故事。所谓 梧里大監 就是指李朝的宣祖王至仁祖时期,共辅过三位王的领议政(现在的总理职)李元翼。他为人耿直不滑,不善于阿谀奉承人,只重于务实本分。又生活态度极其俭朴。当过数十年宰相,可他仍身居茅草小屋,年老体弱,病重临危之际也莫能喝上一碗好药的身贫之人。流传有关这位清廉宰相的传说不乏其数。

是当他受任命为慶州牧使(市长),前往赴任之时所发生的故事。从汉城,一到清州,就有慶州戶長带四人较,前来迎接他。由此作为新上任慶州牧使的他,就从清州开始坐个四人较,可以前往慶州了。不过那时正值农历六月,烈日当空,人无法再走下去了。再说抬较的较夫,可不用再说的了。跟着干走的户长也已汗流浃背了。离清州走了一段艰辛的路,前面就出现了一个陡坡。 在抬较,上坡路的较车夫之辛苦是不言而知的了。不过户长窥见牧使,他在较内边划来划去大扇,悠然自得地观赏窗外的山青水秀,还在口里哼着歌。户长觉得:这新任者可不像传闻中的那位名宰相,而是一个纯粹的吸血鬼一个。

他便想施计刁难刁难他一把。一到坡脚便对李牧使试探道“牧使大人,这儿属三南地方的最高岭。在这鬼天气,干走路亦甚难。何苦车夫抬较走山坡路?牧使大人,请恕我一言。若如此爬岭,恐过完岭找地方,歇个三,四天才能再赶路的呀。”。牧使一听言之亦有理。便道“好,干脆我也下较徒步越岭吧。免得耽误赴任期。”。李牧使果然下较走起步来了。后面跟来的户长看前面艰辛地一跩一跩往上走的这貌颇侏儒的牧使,就幸灾乐祸地暗笑着。见此状牧使才发觉出户长原来是施计叼难他。牧使心里就想“你这死奴才!”。就突然停步叫道“大家,且慢!”接着针对户长怒道“你这当户长的,怎能跟我一样走步越岭?!你应该卧在地上爬着越岭才对呀!”户长听着,又不能抗命,只好忍气吞声,开始爬着地越岭了。到顶上一看血流得手不像手,膝不像膝,才痛心悔过了。到了怀仁休了一夜继续赶路。不过第二天从怀仁再往报恩的路上又遇到了岭。可这一下户长就不敢再算计,乖乖地先砍路边的木头,当即做成轮车,轻便地继续越岭赶路了。 从此就将前一个岭,即户长流血爬过的岭,叫做皮盘岭(就是血爬岭之意韩国语,”피발령”之谐音词),然后第二个岭,即用轮车越过的岭叫做(车岭:是韩国语‘수리티재’之意译词)。

此外还有一则有关皮盘岭的故事。 越过皮盘岭前往怀仁方向走的路口处,就有一个叫梧桐的小村子。再走二里路有一个 高石 里岔路口。在这岔路口处有叫做‘撒根桥(音译)’。壬辰年倭寇入侵我国时,援我派兵来的明朝大将李如松是位精通风水之能人。他到此一看朝鲜的山川之灵气神妙而断定朝鲜这一土地会出很多明贤勇将。就怕将来对明朝带来极大的祸害而就切断朝鲜这一灵脉是世人皆知的。李如松与我军共同驱逐出倭寇后,回国的途中又路过这一岭的时候又看到灵气正隆,便下令切断这一山腰,以此切断整个朝鲜的灵脉。数万军兵就手操铁锹等工具,一切断山腰,缺口处就涌出了一股鲜红的血。涌出来的血便成河流去。流到十余里地就消失。由此人们就将这岭叫做皮盘岭(‘皮盘岭’是为血喷出来之意的韩国语’피발령’之谐音很相似。)而那涌出来的血消失之处的桥叫做‘사근다리(中国语音译为撒根桥)’。